Reading time ~1 minute

師傅說,紙厝要在道士的咒語之下,在化為灰燼的瞬間,才會到了彼岸,真正成為房子,才能真正的供彼世的人居住和使用。就像小叮噹的變大變小燈一樣,要道士喃喃自語般的法力,才能讓小小的紙房子,成為彼端的大別墅。

應該也不只是我有這樣的想法:每年燒了這麼多的紙錢,現在還有美金歐元日幣人民幣,會不會造成彼端當地的通貨膨脹?而燒過去這麼多的紙房子,會不會空有房子,還沒有土地可以使用呢?

還是說彼端是空中之城,根本就不需要土地。

對於另一個世界有太多的想像。

只要穿過火的試鍊,就可以投奔到榮華富貴享受不盡的地方。只要一把火,和道士的法力。就可以把桂竹化為屋樑,把紙片成為瓦片,把紙片變成時下熱門的iphone。

「可以用嗎?這些真的可以用嗎?」

「那iphone要不要充電?」

師傅可能也被我問煩了。

「在道士的法力之下,是不需要充電的啦!」師傅表情顯得莫名其妙。

試著上網找了不少紙紮的產品,感覺大家都只燒房子車子皮包手機相機,那公共設施誰來燒?也沒有聽說陽間政府組織和陰間/天堂/彼岸的政府簽訂合約,陽間政府答應每年燒個發電廠、自來水廠、公路局之類的建設過去。

很好,以後我去世,一定要交代我的子孫,要記得幫我做個核融合的發電廠給我,因為如果是陰間的話可能沒有太陽、核電廠廢料早已埋到陰間也不能用、而煤炭也燒過了,想必火力發電廠也沒什麼用吧。

在怎麼說,紙做的房子還是比陽世的房子來得便宜。生前沒得住,死後總是可以豪華奢侈一番。在我的想像中,死人的世界可比我們陽世來得華麗的大排場啊。說著說著,師傅就說起,他的「客戶」曾經託夢給家人說,唉呀,我沒有收到你燒過來的東西,告誡我們如果有東西要給彼岸之人,記得,除了房子之外,也要燒個地契,車子要有駕照、而其他東西要有所有權狀不然就是個清單之類的東西,否則孤魂野鬼會來搶東西的!

「這又沒有你的名字!」

「撿到就是誰的!」

突然想起了自己小學時候常常和同學玩起這樣的遊戲。下課十分鐘,大家在地上看到有人弄丟的精美最新卡通動畫圖案的鉛筆盒時,我和同學們之間的爭執。怎麼,難道彼岸都是小朋友嗎?本來應該是強爭略奪的恐怖地獄,所以才要加上名字,才能讓閻羅王裁定東西是誰的,變成了小學堂裡老師面對兩個小朋友搶東西的可愛模樣。

忍俊不禁的我,臉上奇怪的表情還是讓師傅注意到了。

趁師傅問我問題前,我看見紙房子裡頭的小人。

「這是傭人嗎?」我問

「這是代表『死者』的魂身。」

「為什麼?」(我好煩)

「因為這樣才會收到。」師傅問。

大扺我問了好多的問題,答案有很多是「這樣才會收到」,不這麼做東西就會不見、東西就會被別人拿走、東西就會……。

沒有駕照,汽車會被別人開走(但如果在世的時候沒有學過開車呢?)。好像彼世是個可以不勞而獲的地方,只要後代有孝順,每年都有記得燒東西的話,就可以過上好日子。但是如果年代久遠之後、或是子孫不孝,或更慘,沒有子孫的人,那大概就只能在陰間裡當流浪漢了吧。

我常常想,如果彼岸這樣舒適,誰要來陽世啊。看來一定是彼岸的流浪漢收容所,辦理的業務。沒錢沒財的,只好自己來陽間重頭來過,好讓自己多點子孫,等再回去的時候,才有可以揮霍的資源啊!

我問師傅,為什麼一定要用紙,不可以用木頭、不可以用花花草草?師傅說,只有紙才可以穿過陰陽之門,才可以在彼岸轉化為各式各樣的物質。如果道士的法力在那端,可以點「紙」成金、可以讓碳水化合物變成各種不同的元素,甚至可以讓元素之間重新排列組合成為各式各樣的化合物。

以前小的時候,聽哥哥姐姐說鬼故事次數多了,便會自以為在鏡子對面的我,是來自「那個世界」的。因為我出現在鏡子前,那個「我」被我召喚出來,配合我的動作(但那個「我」其實萬般的不願意)。我不在鏡子前的日子裡,那個「我」想必也有自己的生活吧?我想伸出手去摸「我」,「我」也對我存在的世界感到好奇。隱約地覺得,那是個很類似於我的世界,但總有些不同。那個「我」,不知道過得如何?我在鏡子的這個問,「我」也好奇著這個所謂現實的世界。

半夜在鏡子前面削蘋果,如果蘋果皮不斷掉的話,就會開啟通往彼端的大門。

彼端的門在哪?

怎麼過去?如果過去了,回得來嗎?

為什麼只有死亡才能打開通往彼端的門?

生死學的老師無法回答、紙紮師傅不清楚、道士含糊地說著:「道可道,非常道」的哲理。

我們仍然被困在這岸,和彼岸遙遙相望,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