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營的醫師告訴你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Reading time ~2 minutes

作者: 陳璿丞

集中營裡的精神科醫師

Viktor Frankl 是當時有進入集中營,並且幸運活著回來的精神科醫師。他在進去之前,就開始構思他的 logotherapy ,意義療法。也是後來存在治療的先行者。在入營的第一天,他的手稿當然被沒收,找也找不回來來了。不過他提到他當天就穿上其他「隊友」的衣服,裡頭剛好有一張書頁,可以讓他速記些什麼。

他把整個過程,寫了這一本小小的書,中文譯名是《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在裡面,生存是唯一要考量的事情。而死亡就在他們的前方,甚至,當生死成為了 機率 ,一切都是由其他人決定。除了自己的身軀,其他的外在都要被遺除,沒有任何的可能性。這樣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只有每天的痛苦。戰爭什麼時候結束?有人會來救你嗎?沒有人知道。他把自身的經驗和觀察,覺得在集中營的生活可以分成三個部分。

一開始是 冷漠 ,這是為了要自保。無論是對自己的事情、對自尊、對他人的事物、對他人的生死。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只要可以今晚回到營房睡覺,就是最好的事情。再來是 放棄 ,如果放棄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就真的只剩下死亡在等你而已。對 Frankl 來說,他在書中寫了好多其他隊友在死前說的話,有人在死前的一晚,告訴他,他入營以來,一直和樹說話,說著說著,突然覺得感動,覺得自己想通了什麼,樹木讓他看到生命的美,雖然隔天就死了。但 Frankl 覺得,因為生命的短暫,和現實的嚴苛,讓他去面對很多東西。最後是 活著離開的心理變化 ,那些幸運離開的人,反而在生命中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他們覺得生命再怎麼幸福,都不可能彌補他們在營中的損失……

Frankl 引用了一句尼采的話:

「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幾乎『任何』痛苦都可以忍受。」

他在觀察到,那些知道為何而活的人,什麼痛苦都可以忍受。人生不是為了要離開痛苦,找尋幸福。不是的,即便是痛苦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們知道去承受痛苦可以造福別人,那他就覺得這樣活著比不知為何的幸福過得更好。 因為,有意義。

但是意義怎麼找?有沒有一個終極的意義?每個人只要知道這個終極的意義就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有嗎?有這回事嗎?如果有,如果發現了這終極的意義,不就是全人類的幸福所在?可惜,Frankl 說,抱歉,意義每個人不一樣。要自己去找;甚至,不要再問「有沒有意義了」,因為也無法回答。只有你自己用盡一生的性命去回答。你只有兩種選擇,不要理會生命的回答,當做沒聽到。或是你去行動、你去努力想要去答覆,或許,你也機會找到喔。

真正重要的,不是我們對人生有何指望,而是人生對我們有何指望。我們不該繼續追問生命有何意義,而該認清自己無時無不在接受生命的追問。面對這個追問,我們不能以說話和沉思來答覆,而該以正確的行動和作為來答覆。到頭來,我們終將發現生命的終極意義,就在於探索人生問題的正確答案,完成生命不斷安排給每個人的使命。 這個使命,因人而異,生命的意義亦然。

那怎麼辦?如果不能找意義?他說你可以 選擇 ,選擇之後 負起責任 ,譬如在集中營。你可以選擇你的態度,你可以選擇是否放棄生命。你可以選擇為你的朋友和不正義對抗。你也可以選擇成為迫害的一方。我們可以做出選擇。他說幸福不會讓這些痛苦、犧牲、死亡有意義。而是你的 選擇 和承擔。

人不應該去問他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他必順要認清,他才是被詢問的人。每一個人都要被生命詢問,而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此問題。只有藉由「負責」才答覆生命。

很久以來,我們不再追問「什麼是人生的意義」。這種天真的質疑,都是由於把人生看成藉著積極創造某種有價值的東西,而實現某個目標所致。我們早已徹悟,人生的意義的涵蓋面不止於此,它包括生存與死亡,臨終與痛苦。

在集中營裡,我們彼此間常說,人世間恐怕沒有一種幸福,足以彌補我們所受的一切痛苦。我們並不是希求幸福-使我們有勇氣,使我們的痛苦、犧牲,及死亡有其意義的,並不是幸福本身。

logotherapy

身為精神科醫師,他後來自創門戶,覺得和精神分析不同。他覺得生病,都是因為沒有了 求存在的意志 ,所以生病因為 存在的挫折 。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生命而存在,不知道意義在哪裡,不知道自己要花一生去尋找意義。 存在的空虛 就會這樣表現出來,譬如 無聊透頂 。他舉了一個例子:星期天因為不用上班,所以不知道要幹麼,那就不如來喝酒、那就不如來看電視、那就不如來………,他取了病名叫 sunday neurosis ,因為放假,所以你沒有重心,所以你放縱自己、甚至放棄自己。

那麼有人問 Frankl,你講這麼多,你就一句話告訴大家生命的意義不就好了。Frankl 說,不是我不告訴你,你會問世界棋賽的大師,請告訴我世界上最好的一步棋如何下?不會嘛,因為棋子的每個狀況都不一樣,沒有一定的下法。生命也是。每個人都不一樣。

那死亡呢?

Frankl 認為,就是因為有死亡,所以顯得生命短暫。但不等於一切的努力就是沒有價值。他覺得:

凡存在過的,會永恆地存在。

所以,不要擔心你做的事情沒人看到、沒人感受到。你先自己努力的活。你的價值會用某種形式在這世間流傳著。

最後,他還是回到了 選擇

存在的短暫不會沒有意義,反而是我們的責任感。因為每件事的關鍵點就在於我們知道它是短暫的,所以人必須不斷地抉擇,哪些要做,哪些不要做。

在你問生命的意義之前,先問自己,要選擇什麼,然後勇敢負責。

人類會一直進步嗎?科學可以一直擴張嗎?

## skin in the game v.s enlightment now今年二月,當我們還在過年的時候,最近有兩本書上市,引起很多想法。不過我目前也都還沒完全看完,很難說出個完整,不過也正想要留個紀錄,等完整看完後再來重新省思。等到中文版出來或許又是一年以後的事,而且...… Continue reading

Elm的學習資源

Published on December 18, 2017

elixir的plug入門教學

Published on September 0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