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連假之前許下的豪語,最後一刻還是有完成了。這段時間,雖然沒有日以繼夜、但還是拿了不少和家人相聚的時間,一直低頭看手機, 或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順便看著影片,大部分都是用1.5x速在前進著。但還是把每一分鐘都看完了。還有80%的reading list. 由其是paul graham的文章都很長,我來來回回讀了好幾次,又配合其他人的翻譯文章,才能看懂,花最多時間的,反而不是影片本身,而是paul graham的文章。 一開始會想要看這一系列的文章,好像是某個知名科技網站推薦之後,開始有一點沒一點的看,大概只看了三集我就放棄了。直到一年後,看到李笑來有一系列的心得筆記, 其中有一段是寫到,很多人都有興趣看,但完成率只有6%。(計算方式是第20集/第1集點擊率),但我想實際會更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當下我就想要當那個6%的前中一員。雖然自己之前也想上過很多MOOC的課程,而的確也是大部分都沒完成。或許看完這些影片,可以給自己一點信心,自己好像可以do something?(但想想也是nothing, 只是看完影片而已。)前陣子有實體線下的教育課程,辦了一天的研討會,費用也不便宜。看起來的確也是不錯,內容豐富,雖然無法參加;但我想這免費的20堂課,近20小時的演說,好好學,或許不會輸吧?無論如何,對自己都是成長。今年過年,就用這些課,當做給自己的大紅包。坐在椅子上都快變成鐵屁股了……一邊看這些影片,一邊把這些人的twitter或是blog的rss列為追蹤對象。

文中有一段有提到無論要不要創業,這一系列的課程真的很適合看,可以看到這一群有熱情的年輕人奮鬥的故事,無論是他們去遠方取回來聖杯後,他們描述一路上遇到的故事,或是給要出發者的建議。不是每個人都要去創業,但可以聽聽看這些拿到聖杯/沒拿到,但路上的風景,怎麼樣,可以聽聽看別人的描繪。

第一課創業四大點:idea, product, team, execution 以我短暫的人生之前,做過最最最像創業的事情就是在高中的時候,學校校風還算自由,但是社團活動,一周只有兩節而已,大部分的人都是跑去打球,或是假裝參加社團,用這兩節時間來自己讀書之類的。學校創立社團有個但書,就是如果倒社的話,要記一支大過喔。身為使用者(使用社團時間的學生),我自己的痛點是,我想做一些書上有趣的實驗,但社團沒有、學校課程也沒有,我想要解決這個問題(idea)。所以,我就開始先做一些客戶意見調查,確定可以維持一定的人數不會倒社。(找初期使用者),讓來的社員有很好的用戶體驗;我記得product其中一個是每個人做一個水火箭。team,找個物理很強大的人來當副社長,這樣才可以好好解釋原理;找假單/空間一直很願意簽的指導老師當顧問(天使創投者,給空間和假單的XD),其他幹部找比較有動力,願意一起努力的人(recruit員工) 第一年、第二年好像都沒有很多人參加,但是風評不錯,所以churn掉的人很少(參加比退出的多),每年都可以成長一點點。後來社團慢慢就變大了。雖然我早已畢業了,但這個經驗給我很多回饋。後來大學也有參加一些社團、組織過些事情,但都沒有當初可以從零到有,慢慢變大。

扯遠了,不過這一系列的影片,從前頭告訴你如何開始,一直到後來公司變大之後,要注意的問題等等,或許自己沒有營運過,還是覺得前面系列比較有趣,中段多是說管理/如何growth/hire people, 後段是公司轉型會遇到的問題等等。

不過有些東西是一再提到的,就是「使用者」,你的東西是可以解決別人的問題/你的東西比較現在世面上,更可以解決問題,哪怕是小小的問題;甚至你就是使用者,你這東西就解決了你自己的問題,而且很多idea一開始看起來就鳥鳥的,無法規模化。我真心覺得paul graham 的「do things that don’t scale」這篇文章太好看了。我花了近4小時來回看原文,讀了三種版本的譯文,才有辦法好好理解,也才知道為什麼大家很推薦這篇文章。簡單說就是,從小地方做起。好好地關心你的初期用戶,初期不要想要大規模的生產、或是花太多成本再擴大規模,這都不是初期要做的事情。

我也很喜歡airbnb的其中一個founder,雖然是說公司文化。但airbnb真是ycombinator的最佳模範生,好幾講的課程,都是用他們公司為例子,他們創辦的過程也一再被提出來當例子。

第七課wufoo的創辦人,做出東西讓人喜歡,他們如何蒐集用戶的意見。補充閱讀有很多是如何維持婚姻的文章,說你的用戶開始使用你的東西,你和用戶的關係就是婚姻關係,從這個角度出來,來說明如何打造好產品。

第八課的doordash, 如何從學生就創業的例子也讓人印象深刻。launch quickly, 創辦人說,他一開始就想說先用個landing page 而已,沒有想要創業。

第15課的ben horowitz提了個Toussaint L’Ouverture人,一個海地的奴隸,如何建國的故事,如何做一個好的管理者。雖然他沒有提到書名,不過看影片中的書封面,應該是這一本, 如何從每個人的角度來看事情,從中再來決定要怎麼做事。以這黑人英雄為例,打贏了之後,要怎麼在他的士兵、地主、以後文化的建立上出發?要殺光地主嗎?這樣會破壞文化,無法有效管理;繼續放任地主?那對不起他的士兵。最後他是讓地主仍有土地可以賺錢,但要付薪水給雇員,新建立的國家用減稅給地主。以這人為例來說明管理。

第19課提到如何pitch,有30秒,2分鐘版本,還有meeting版本,用30秒來說明你的產品,用簡單的話,讓你媽媽都聽得懂你在幹麼。也有很好的示範。

其實每課也都可以成為單個篇幅的文章了,每個課程拿出來好好討論也有說不完的東西,太多東西也不是這短短的9天連假可以說完的了。

they’re something the founders themselves want, that they themselves can build, and that few others realize are worth doing.

這是paul graham第三課推薦閱讀裡的一句話,如果要從這門課挑一句話的話,我會選這一句,剩下的,都是圍繞著這一句發展的。

我一邊看、也一邊寫筆記,讀的文章也儘量有做一些簡單的摘要。如果是大航海時代,從這些回來的人聽一些關於遠方的傳說,不知道會不會讓自己在啟航時,少一點害怕呢?多一點啟航的勇氣?之後要再花時間再好好的把逐字稿和剩下沒有讀完的reading list 好好讀讀。

最感謝家人,讓我連假可以一口氣把課程都看完。忍受一個人一直盯著小小的電腦和手機。

還有cs183c,接下來就慢慢地把183C看完就好了……

相關資源

  1. 有中文字幕的影片
  2. 完整課程
  3. 投影片下載、相關的reading list
  4. 每一課的相關資訊、逐字稿
  5. y combinator的playbook

距離上次在某個大型會議裡,聽到半殘版的growth hack intro的課程,覺得很趣、但也覺得離我很遙遠,我沒有產品,學這個可以做什麼?因緣際會,來上了實作班,有一些想法。最近開始想要好好地看Ycombinator 的how to start a startup課程,但還沒開始上,就先看了”the start-up of you”的中譯本。在這個年代裡頭,一份穩穩當當的工作,已經是過去式了。如何運用自己個人的專長、在未來這個互聯網的世界中,可以透過網路的線串接到其他的點? 在實作landing page 完之後,xdite 一一點評,點評的過程,最常聽到的就是:「這對我客戶沒有什麼用」。交換價值,就是人和人之間互動的方式,兩個人成為朋友、買賣、還有人類所有的一切行為,都建立在”價值交付”。在網路的時代裡頭,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很短暫,怎麼樣在短短的時間裡頭,告訴他人,你的價值在哪裡?身為消費者,我憑什麼要拿我辛苦工作的金錢,來和你交換?growth hack無法把大便變黃金,而是告訴你的顧客,「嘿,請你仔細看,我的黃金放在這裡。」

我們常常把重點都放在「我的東西好棒棒」,但沒有放在,你的東西,如何交付價值?而landing page,就是告訴你,如何交付價值。甚至可以從製造landing page 時,可以得知,身為消費者,到底重視什麼?如何讓每一次的交換都有最大化,或許就是滿滿一頁的landing page,可以告訴很多很多的故事。

onboarding的實作裡頭,寫了五封信。本來以為是要寫五個廣告信。過程提及了習慣的養成、習慣的重要。無論是個人、或是客戶。為什麼要找你買?「因為習慣了。」回到最根本的,我想無論是landing page, 或是onboarding, 都是因為在乎人的感受、在乎人的想法。書本:「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剛好前陣子在coursera 上learning how to learn裡頭,也一再提到學習和習慣的重要。(無論買東西、學東西、生活的每個面向,我們好像後來都會在大部分的人生裡,使用自動導航模式),如何用這個自動導航,來導向好的人生、好的生意、好的學習。寫信的過程裡,好像自己也看到了使用者的疑惑、使用的想法,也想到如何幫助自己、幫助他人。xdite 用他的rails 班如何onboarding, 雖然只是實例講解,但可以感受到講者很在乎他的客戶、很在乎可以提供良好的體驗、良好的感受、有沒有學到東西。這些信,是因為你在乎、是因為你對你的產品有信心(它們可以改變世界?),想要知道在這過程中,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情,讓這美好的事物沒有得到好的照顧。

上完課之後,感受到growth hack 一點都不神奇、也不是geek才做得到。有很多很好上手的工具、有很多資源、書告訴你怎麼做。但回到最原本的初心,就是你有一個很棒的產品,你想要用他來改變別人/改變世界;你很在乎這些使用的人。而growth hack 就是讓你,可以真的完成”價值交付”這件事情; 讓使用的人得到更多,才是你的初心。

想法

中文的話有鳥哥大家來學vim, 雖然都是上了年紀了。但都是很好的資源喔。 開始想要學vim 是因為:

  1. 用atom editor:
    雖然是免費的,但是一但開太多分頁,使用的系統會變很慢。CPU被吃很多資源。我在github上的issue看過很多解法(例如重灌atom、不用太多的plugins)也或許我是用老電腦了(五年前的了……)但常常變慢,覺得不是很開心的使用者經驗。
Read more...

在元旦假期和友人聽了長達四個小時,羅振宇的演講《時間的朋友》(上)(下)。在陰雨天的假期裡,外頭也不太能去哪,只好在民宿裡,聽著演講。聽完長長的四個小時之後,也不是說有什麼人生的重大改變、聽完也沒有到life changing、人生必聽的演講。整個四個小時,也還算很有趣。聽完也有些想法,一直想要寫下來。 我也有透過amazon.cn約折扣後台幣20元買了這本書的電子檔。

微信讀書有送書券,等同於免費

非常好的行銷、書也編輯的很好。

Read more...

最近被友人推坑,zsh好用的功能。使得原本shell的功能得以加強啊。不過網路上大多是mac版本的設定。 所以還是把linux的設定查一查之後,寫好文章以後給自己看用的。

Read more...

牽手

女兒會走路了。會一小步地慢慢地很謹慎地踏出每個步伐,小眼睛到處東看西看地,無論是什麼都十分好奇地東看西看。一年過去,其實很快;或者是因為很忙,忙著上班、忙著下班接女孩回來。有了孩子之後,當初買的xbox一整年都沒有開機過。電影院再也沒踏進去過。餐廳,如果女兒沒哭弄,可以好好吃上一餐,就會有種,”感謝老天爺,又讓我可以好好吃完一頓飯。”

Read more...

這是一下車時,我便想起奈波爾的《幽黯國度》裡頭記載著他來到印度,他爸媽的故鄉的想法。這些和他同皮膚同語言的人們,但卻又是那麼的不熟……

 

他甚至寫下:「嗚,印度真是個糟糕的地方。」

 

印度的混亂和亂中有序,甚至又帶著點人情味。

 

這是一條多變的河流。有人在嬉戲,有人在哀傷;有人覺得神聖,有人覺得混亂;有人覺得安靜,有人覺得吵雜。恆河就是一條人生百態的河流。河岸有火喪場,也有高級的飯店餐廳。有人來這裡渡蜜月,有人是來這裡送親人最後一程。各種的情緒就沿著河流延伸出去。河面很寬廣,河流很平緩。大自然本身沒有什麼情緒存在吧,或許是我自己附加上去的情緒,也或許是遠滕周作《深河》一書的影響,讓我覺得很安穩,很平靜。

 

只見河水,輕輕地流。

 

對印度人來說的聖河,對國外的觀光客也非常有吸引力。因為待在印度的開銷不大,普通一點的房間一晚雙人住只要150Rs,吃東西又便宜。許多浪流者,都會選擇在這瓦拉納西長住,直到有一天,他們想到,是該要回去或者,該要前去下一個地點了。

 

我住的地方,有來自英國、來自荷蘭、來自日本等等的。晚上大家沒事就會坐在戶外河畔邊,個自說起自己的故事、個自過去做什麼、現在為何在印度?還打算待多久,下一步要幹麼?

 

大家的下一步,有人要回去讀研究所、有人要回去上班、有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印度這裡。就是有一天,上班累了,買了張單程的機票,跟著旅人一路玩到印度再一路玩到或河畔,於是就停下腳步,在此住上一陣子。

 

恆河一直流,看著河流,心中的煩雜感就會隨著水流流走。我突然也像是捲入這種情緒,捲入了:「幹麼要下一站又一站的?」住在這裡的人,個個都是住上一兩周,上月的,少數只有我這種旅人,只待上兩三天就要走了。像是進入如托馬斯·曼的《魔山》世界裡,本來探訪友人的少年,預計停留三周,竟在山中留上七年之久。這裡的人,就像是一群在魔山裡頭,在河外頭、在印度外頭,有著各式各樣的人生,在「魔河」裡,都被留住了。

 

恆河真有種說不出來的魔力。或許是世人冠上的聖名;又或許是河面之寬廣、水流之慢、之溫柔。雖然周圍混亂、火喪場、旅館交錯而生,河階上洗澡、如廁、飲水的人全都圍著這河流,全都對這河水,有著某種的祈禱、要求。

 

 

 

我從德里搭火車來到瓦拉納西的火車上。有個印度老者,就在漫長的火車裡,用著很簡單的英文,告訴我們同車上,共四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告訴我們,為什麼恆河在印度如此地重要。

 

他說:「在印度旅行時,有看到藍色的神明嗎?」

 

我們全都點頭。

 

「那是濕婆(Shiva)」

 

「恆河因他而生,他的頭髮化生為恆河,而他的生殖力,也散佈在恆河之上。」

 

「而古早神話裡,有個大蛇吐出毒液,Shiva自己一個人把毒液都吞了,所以就變成藍色的了。」

 

老者說,這也是為什麼印度的人們會想要在恆河上洗澡、會想要在死亡前把自己的骨灰灑在恆河裡。是希望自己這一身的罪惡,可以透過恆河,讓偉大的Shiva吸收,洗淨。這樣才有一個乾淨的來世。老者用很緩慢地速度講出英文,像是深怕找錯了對的字眼,讓我們誤會他的意思。他似乎很在乎我們有沒有聽懂,每說了一句就會再三地確認。這簡單故事,他說了兩個小時。我們也各自陷入自己的沉默之中,印度的神明眾多,神話也非常之多。我知道,這個可能是其中一個版本而已。

 

但這卻讓我在恆河時,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人會飲水(為了生殖力?)、為什麼會有浮屍、為什麼會有火喪場。不再只是單純地像報紙雜誌說的:「恆河很噁心。」它會噁心,是因為它是Shiva的化身,它是Shiva吸收這人世的惡毒。也或許是一群散遊者難以離去的原因,待在這裡越久,就真的可以遠離這塵世,可以洗去身上的世俗味,不用面對這現實人生中種種的挫敗和苦難,只要待著,Shiva、恆河,就會洗淨自己。

 

我在河流之中,搭著小船,真有種:「啊,應該要下去洗個澡,如果怕髒,再回民宿沖洗?」但最後的掙扎之下,我還是僅僅把雙手浸泡在河水之中而已。

 

 

我做不到如《深河》裡頭的美津子,最後穿著紗麗,整個人浸入在恆河裡頭。我仍然有所擔心、我仍然害怕著。出發之前看著這本書,回來之後,又再看過一次。書中所描寫的東西,如果不是曾經自己到過現場,花憑著想像力,實在無法想像出什麼是「生與死共存的河流。」在這短短約一兩公里的河堤旁,就有火喪場,你也仍然看得到有人在河裡沐浴、也有人在這裡玩球、也有人在這裡刷牙洗澡展開新的一天。

 

印度的眾神裡,有的長得十分猙獰,而路上隨處可以看見「長得不是那麼友善的神明」,我一直不太能理解這種概念。就像老者告訴我,那位Shiva是亦正亦邪的化身,印度的眾神,不是每個都是美若天仙,男長得壯,女長得美;有些還長得象頭人身,有些全身藍、全身紅、也有好多隻手,是如此怪異、是如此和人間期待的美好象徵有如此大的差距。

 

我這才想起在《深河》之中,美津子逐漸發現自己感興趣的不是誕生佛教的印度,而是清淨與污穢、神聖與猥褻、慈悲與殘酷混合的印度教世界;相對於法國、日本,這些太有秩序,過度整齊的秩序美,沒有如印度這樣混沌不明的東西,什麼都是共有的。

 

印度的神明才是人間的翻版,才是告訴人們,這就是生活的全部,有仇恨、有情愛;有仁慈、有殘酷。在這個河畔,它教很多人知道生死是可以共存的,它教很多人知道乾淨和髒亂是一體兩面的。印度一點也不偽善,它不是只會讓你看到你想看的,它不會假裝,它不會道貌岸然,它就是這麼的混亂,就是這麼的什麼都有。

站在寬廣的河岸,會覺得這是一條無所不包的河流,它可以包容你的錯誤、你的懦弱、可以接受你的髒穢。沒有人活著是神聖的,沒有人是沒有錯誤的。這條河流就像是告訴你,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只要來我這裡,這一切都變得沒有關係。來這裡第一天的時候,我只覺得這條河髒,我只覺得這裡好熱,好想離開。

 

第二天第三天在這裡的時候,我開始感受到河流的神秘之處,我在遠處眺望著它時,它像是溫柔地包含你的偏見、你的誤解。我開始面對一條神聖的河流。我開始理解了長期住在這裡的浪人們,他們一站又一站的流浪,為何最後停留在此如此漫長。我開始相信這裡是一條轉世之河,生與死就都在這河上發生著。就像馬奎斯《百年孤寂》裡頭,死者的亡靈都在同一個場域裡頭,會一再地出現、一再地和生者有所互動著。我在這個亡者之都一點也不感到害怕,這裡有來自各地的垂死之人,這裡沒有種族、宗教、種姓的區別,在死亡的面亡,眾生平等;而在這河流上,無論是誰,都可以浸泡、都可以洗去自己的罪惡。對我來說,這樣的吵雜,才是這印度裡,最安靜的時刻。

 

 

 

看著恆河,我常忍不住的想,如果生命的最後一哩路可以選擇的話,我會不會選擇放下一切,走進這個轉世之河,我再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擔心、怕髒、怕噁心,我會選擇相信只要在這條河的浸泡之下,我就可以得到洗滌。

 

記得哲學老師曾說過:「在死亡的陰影之下,你的許多選擇和想法會改變。」換言之,現在社會就是在某種死亡不在身邊的錯覺,我們常以為自己年輕 、自己不會是「死神」盯上的那群人,在現代科技之下,我們早已把死亡抽離,死亡不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

 

而瓦拉納西卻是一反常態,這個和死亡共舞的城市裡,河畔不是巴黎左岸的浪漫,這或許是全世界最為殘酷的一條河了;沒有一絲絲浪漫的風情存在,隨時都可以看見火喪場的火光或是一縷煙,偶爾仍也可以看到水中的浮屍,這麼多年過去了,此地的景色仍和《深河》之中一模一樣。這裡一點也不適合來渡假的觀光客,一點也不有趣,也沒有美麗的風景,觸目所及,無非就是一再地提醒你:「死亡就在你身邊。」

 

所有的人,只要靠近火喪場,大家都會放下手中的相機,表達對死者的尊重,會想著,如果是我,我希望自己這條生命的最後一哩路要如何地走?唯有死亡才會有如此高的尊重嗎?我們的基因是求生的、是渴望生存的,而我們的生活不曾教導過我們要如何面對自己的、周遭的死亡事件,離我們最近的,卻是電視報導裡頭的死亡:車禍、戰爭,最遠方的事情居然離我們最近,死亡的血腥照片透過新聞大量的放映。我們自以為學會了、自以為面對死亡事件可以處理得體、完全不受影響,而現實是,我們,是一群不知死亡為何物的活屍。

 

在這條又熱又髒又混亂兼之神聖無比的河流上,它上千年來一直流,一直教導人們生命和死亡。我在河的左岸,學著面對不想面對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