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ism

Gates note

我是在大約一周前在gates note上看到這本書的介紹,雖然介紹文提到有很多經濟學的名詞,可能不是那麼好讀。但我讀起來並不會很生硬(更何況對我來說是外語)。最近選舉又要到了,很多候選人都在提如何讓經濟變好。我覺得每個想要活絡地方經濟的人,都要來讀讀這本書(或是看我寫的中文版導讀,哈)。書末的最後兩章,其實都是對政府官員喊話,如果要花大錢做科技園區,為什麼不花點小錢,來做這個未來趨勢的投資了。

摸不到的投資

我非經濟方面的專家,因此有些詞是我自己翻譯的,不知道這樣寫對不對。書中先解釋了什麼是摸不到、什麼是摸得到的資產。我們以前所認知的,譬如房子、車子、設備等等。而摸不到的就是軟體、你寫的文章、課程、流程、know-how。我們對於GDP或是對於評估經濟活絡的方式,過去都沒有把這些摸不到的投資納入,直到近十年,才開始有些學者對這方面有所評估。而且這些摸不到的資產,在一個公司倒閉要賣的時候,非常有可能是賣不出去的。有很多特性是和以前我們熟悉摸得到有很大的差別。譬如在募資方面、還有收益方面就有很大的落差。但我們都還未意識到。所以Bill Gates在他文章的title就寫:

Not enough people are paying attention to this economic trend

不太有人注意到的經濟趨勢。

的確,我們政府在花錢想要提升經濟時會花大錢蓋建設、設定科學園區,想要找的都是硬體廠商。這樣才可以做出成績。不過這是過去的老招了。如何面對新的時代?

Read more...

一直講話

這次上台北僅有短短的28個小時,除了7小時睡覺之外,其他的時間要不是在和其他人聊天,不然就是聽其他人演講、聊天。我還記得三年前第一次參加的時候,一點都不敢和其他人講話,害不得找個地洞。這一次是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滑手機,要把握機會和不同的人聊天。這次有來自菲律賓、越南、日本、美國、泰國、澳洲、德國、印度、台灣、波蘭等等的不同世界的工程師聊天。第一次覺得自己聽得懂、也可以和他們討論,還是很謝謝elixirtw的社群朋友,給我一次這麼好的機會,見了很多僅在slack上聊過天的朋友,還有見到很多朋友的朋友。還另外約了當初一起在launchschool一起上課打氣的朋友。

我覺得大家都是想要做點什麼,無論是什麼語言。我昨天晚上的一夜室友是日本公司來的CTO,他講了他技術的選擇;還和小公司在泰國的澳洲CEO,台灣小公司的小老闆們大家不約而同都說了一樣的內容。語言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程式是種magic,可以完成、延伸人類的能力,真的可以做點什麼。當初也是因為這樣的迷人,讓微小的人類,有了superpower。最多人問的就是,你學這個幹麼,我的slide第二張就放了一個homo ludens,我們不是homo sapien,我們是遊戲人,我也是覺得好玩,才一路學下去。小時候就是為了要改電動,再大一點就是想要自己裝linux,再來是架站,再來是學,看有的沒的不同的語言的書。我想我階段性的任務也完成了。謝謝各位大大今日的指導;我下一步會開始自己的小小project。

文化衝擊

我和好多人說,對我來說這是個cultrue shock, 很大很大的刺激;不同的人、和一般日常生活不會接觸到的人。今天謝謝社群的人給我這個機會站上小小的講台,其實我很緊張,不知道這樣講行不行。自己也有imposter syndrome。可是一路走來,從python, ruby, SQL, javascript, elixir, haskell, lisp, ocaml, reasonml, elm, react, vue, golang一路學下來,看了很多書,寫了很多練習題,知道很多為什麼要有的沒的豆知識,就是從來沒有想過學了這個可以賺多少錢,可以要怎麼就業、要做出什麼東西的壓力,可以自由的探索這些語言的奧秘。以前都自己激動,也找不到人說,今天來這個場合,就聽到更多厲害的人,也是一路走來,他們可以理解我這樣的激動,還有自己的微小;微小的事,這些東西真的很美;真的很有趣。我聽到不止一個工程師跟我說,這比打電動還要有趣,有什麼可以給予立即的回饋?有問題還會報錯?做對了,就會有立即的滿足感,這不就是和打電動一樣嗎?

好玩就好

其實昨晚我和我CTO的室友一直聊到快兩點,接下來都沒什麼睡,小腦袋瓜一直轉個不停,一直再回想所遇到的人事物。有種,我是灰姑娘,有個魔法小仙女,把我變身成限定一日的工程師,在舞台上講個幾句。其實這樣我就很滿足很滿足了。之後就要再回歸平淡的生活,我也是感到開心。我不知道我學這個要幹麼,但這也是我第一次有學東西是沒有任何目的的,單純覺得有趣好玩。 感謝老婆小孩的配合,還有身邊周圍人的幫助,社群的支持。這條路一直走會走到哪我不知道,而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很好玩,重要的是,可以認識那麼多有趣的人、聽了有趣的故事。很開心很開心。謝謝大家,很夢幻的28小時。

skin in the game v.s enlightment now

今年二月,當我們還在過年的時候,最近有兩本書上市,引起很多想法。不過我目前也都還沒完全看完,很難說出個完整,不過也正想要留個紀錄,等完整看完後再來重新省思。等到中文版出來或許又是一年以後的事,而且還要看譯者有沒有「超譯」作品。 一個是Nassiim Nicholas Taleb的書《Skin in the game》, 另外一個是Steven Pinker 的《Enlightment Now》;前者台灣的譯作多,最有名的是黑天鵝效應。後者是在今年一月底書上市時,Bill Gates用了「my new favorite book of all time 」來形容這本書。兩本書的立場和觀點正好相反,值得吾人省思。 或許是因為網路的時代?不然以前只能在今天報紙社論筆戰?不像現在可以在twitter上大戰。 Taleb的一則 tweet:

Read more...

看過很多Elm 的學習資源,不過因為中文資料甚少(根本就沒有吧),會想說來為Elm推廣一下。目前台灣只有purescript的社團(也是個類Haskell的前端語言),都有其優缺點,如果學了Elm或是PureScript之後要互換,都是可行的。但Elm我本身也是初學者,只是想把這一陣子的學習記錄下來,如果有錯誤或不清楚的地方,再請大家指教和學習了。

Read more...

先瞭解基本的 http

要知道 elixir 的 plug 是幹麼的,可能要先知道 http 在幹麼的。這裡可以使用 chrome 的inspector 可以來學習 http。用鄉民最喜歡的 Ptt 網頁版 來說明好了。如果你按 F12 就會看到 inspector,在按”Network”,在”index.html”裡,你就會看到 http 的 response header 了。以本頁來說,我們有 32 個 http request, request 有”status”和”method”, 常見的 method 就有 GET, POST, PUT, DELETE。

Read more...

因為 elixir 的資料庫 ecto 的中文教學實在是太少了。(根本沒有…)。自己也正好要學習,順手寫了這個教學文。但這教學文也不是我原創的。看了幾個教學,感覺 Geoffrey Lessel的最好,這是 Lonstar ElixirConf 2017, 的一個四十分鐘的演講(Using Ecto Outside of phoenix),練習上,我也覺得直接用 terminal, 不需要和 phoenix 框架一起練習。有一些教學,也喜歡把 ecto 這個 DSL 另外放在外頭,不過這是設計上的後話了。這裡沒有 elixir 的教學,有一些東西,我省略沒有打。之後有機會也可以再來寫的 elixir 的教學。建議可以一邊看影片,一邊實做。我把他的程式碼和實做的過程都記錄在這裡:

我覺得開始前也可以把hex.pm 上,ecto的 documentation 看一下:第一段最重要。Ecto四要素:Repo, Schema, Changeset, Query

Read more...

六分鐘讀完做工的人和房思琪

這兩本書是我今年二月的時候,一起在書店買的,當時為了找這兩本書,還在書店很角落的地方找到這兩本書。過沒幾個月卻發生不少事情。現在這兩本書也成了暢銷書,也引起這社會不少的注意。我想這些注意是好的。或許這社會,可以改變些什麼。之前和同事們聊天,希望可以針對這兩本書有些討論,但我總覺得用說的,說不太出來我的想法,或是我怕一個不小心說錯什麼,即使現在我寫下來,也還是很害怕寫錯什麼。但這兩本書,我是推薦的,看完之後,或許,可以對這社會、對生活周遭的人,更能感同身受。

房思琪

瓶中美人:Sylvia Plath

今天先來談文學。先不管外頭的事件怎麼說。新聞一出來時,我腦海浮現的第一名字是 Sylvia Plath. 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女詩人。她當時出了最新的小說《The Bell Jar》後,相隔一個月後,便自殺身亡。當時是因為先生外遇,而把這個過程寫成小說。她本身也長期受(depression or bipolar)疾病的干擾,也曾經住院治療過。而這本小說之前的詩集《Ariel》有一首【Lady Lararus】, 裡面有個片段是這樣的:

Dying Is an art, like everything else. I do it exceptionally well.

I do it so it feels like hell. I do it so it feels real. I guess you could say I’ve a call.

It’s easy enough to do it in a cell. It’s easy enough to do it and stay put. It’s the theatrica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