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瞭解基本的 http

要知道 elixir 的 plug 是幹麼的,可能要先知道 http 在幹麼的。這裡可以使用 chrome 的inspector 可以來學習 http。用鄉民最喜歡的 Ptt 網頁版 來說明好了。如果你按 F12 就會看到 inspector,在按”Network”,在”index.html”裡,你就會看到 http 的 response header 了。以本頁來說,我們有 32 個 http request, request 有”status”和”method”, 常見的 method 就有 GET, POST, PUT, DELETE。

Read more...

因為 elixir 的資料庫 ecto 的中文教學實在是太少了。(根本沒有…)。自己也正好要學習,順手寫了這個教學文。但這教學文也不是我原創的。看了幾個教學,感覺 Geoffrey Lessel的最好,這是 Lonstar ElixirConf 2017, 的一個四十分鐘的演講(Using Ecto Outside of phoenix),練習上,我也覺得直接用 terminal, 不需要和 phoenix 框架一起練習。有一些教學,也喜歡把 ecto 這個 DSL 另外放在外頭,不過這是設計上的後話了。這裡沒有 elixir 的教學,有一些東西,我省略沒有打。之後有機會也可以再來寫的 elixir 的教學。建議可以一邊看影片,一邊實做。我把他的程式碼和實做的過程都記錄在這裡:

我覺得開始前也可以把hex.pm 上,ecto的 documentation 看一下:第一段最重要。Ecto四要素:Repo, Schema, Changeset, Query

Read more...

動物園

動物園

建議可以一邊聽這首歌看本文。這是一個歌手 王昭華 寫的兒歌,用動物來教台語的八個音調。很可愛,我女兒現在也可以唱這首很可愛的歌。

我也是因為這首歌,才知道我每天用的語言有八個音調。

本來想要好好地寫在部落格上,但還是先寫在這晚點在整理吧。

我一直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是當我的爸媽都和我的女兒說華語的時候,我突然有種莫名而來的可悲感。沒有人再說這個語言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台語變成不再是我日常使用的語言。很多東西的詞,無以名指,你根本不會用台語發音、你也說不出來。

不說台語(或是你的母語),某種程度是種記憶的斷層。我無法想像再過十年、二十年,我爸媽用一種很疏離的語言,和他們的後代疏離。而是誰造成這種疏離感?是政府?是我爸媽?是環境?還是因為大家不講、電視不演、書本沒有、學校沒教?是誰讓這記憶斷層的?是誰讓這一代又一代有鴻溝的?我覺得我好像可以做點什麼,至少,我可以選擇和我女兒也說台語。

女兒的表姐大她約兩周,是台法混血,表姐的爸爸媽媽覺得講母語很重要,所以她僅會說台語和法語。有次閒聊,表姐的媽媽說了一句話,”因為我覺得台語很親切,可以在家人之間講”。是啊,那些你下意識會講台語(母語)的人,都是你最在乎、最重視的人。

為什麼要讓自己的女兒變成局外人、異鄉人,只有他不會說台語(母語)。是我的問題。

Read more...

六分鐘讀完做工的人和房思琪

這兩本書是我今年二月的時候,一起在書店買的,當時為了找這兩本書,還在書店很角落的地方找到這兩本書。過沒幾個月卻發生不少事情。現在這兩本書也成了暢銷書,也引起這社會不少的注意。我想這些注意是好的。或許這社會,可以改變些什麼。之前和同事們聊天,希望可以針對這兩本書有些討論,但我總覺得用說的,說不太出來我的想法,或是我怕一個不小心說錯什麼,即使現在我寫下來,也還是很害怕寫錯什麼。但這兩本書,我是推薦的,看完之後,或許,可以對這社會、對生活周遭的人,更能感同身受。

房思琪

瓶中美人:Sylvia Plath

今天先來談文學。先不管外頭的事件怎麼說。新聞一出來時,我腦海浮現的第一名字是 Sylvia Plath. 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女詩人。她當時出了最新的小說《The Bell Jar》後,相隔一個月後,便自殺身亡。當時是因為先生外遇,而把這個過程寫成小說。她本身也長期受(depression or bipolar)疾病的干擾,也曾經住院治療過。而這本小說之前的詩集《Ariel》有一首【Lady Lararus】, 裡面有個片段是這樣的:

Dying Is an art, like everything else. I do it exceptionally well.

I do it so it feels like hell. I do it so it feels real. I guess you could say I’ve a call.

It’s easy enough to do it in a cell. It’s easy enough to do it and stay put. It’s the theatrical

Read more...

這本書是我看完《Peak》的隔天開始看的。雖然這一本的內容豐富一些,而且還有提到更多關於 deliberate practice 的其他面向的東西。譬如文化、譬如教育、譬如要怎麼有動機一直持續下去? 但這一本書的衝擊相對於 Peak,我個人覺得 Peak 更好看也更值得先看。但如果中文版的話,這本有天下文化出版的,最近有在書店做足廣告。作者還會來台灣演講呢!中文名是《恆毅力》,如果有興趣想找來看的話。這裡是看英文版,有些心得或是文章中的翻譯是我自己的詮釋或許和中文版的用詞略有不同。TED 上面,點閱百萬的 演講在此

這裡有一些比 Peak 還要多一些論述:

  1. 要怎麼挑到一個技能,然後一直點開這棵技能樹?
  2. 可以換技能嗎?
  3. 天份一直都沒有提,總是有天才吧,你承認嗎?

提出物競天擇的達爾文在他晚年的回憶錄上是這樣寫的:

Darwin’s opinion on the determinants of achievement—that is, his belief that zeal and hard work are ultimately more important than intellectual ability.

決定人的差異的不是遺傳、不是天份、不是資質。而是你有多努力。而關於天份,作者認為,或許有吧,有人就是有天份,但那又如何?因為天份如果只有算一次的話,付出的努力會算兩次。

I’ll argue that, as much as talent counts, effort counts twice.

你的努力會算兩次,所以只要你比有天分的人多 0.5 的付出,很快的,你就會追上,甚至超前。

在這本書寫的 Grit ,和《Peak》一書所提的 deliberate practice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就是那些你一直做、努力做、努力去改進的事情。所以你要找到一個你絕對要做的事情,接著,你就死板板地做。

Grit has two components: passion and perseverance.

但這裡的 Grit 還多了一個, passion ,熱情。你怎麼去死板板地做一件事?你怎麼能去重複一直做一件事情?

Read more...

總算是讀完了。四月的時候,在 freakonomics 上有一期How to Become Great at Just About Anything, 講得非常吸引人是介紹一本書叫《Peak: Secret from new science of expert》,作者是 ANDERS ERICSSON,前陣子簡體版出了,中文取叫做《刻意練習》,拖了很久沒有讀。上周下決心一口氣讀完。覺得收獲非常的多。如果有繁體中文版的話,十分推薦給大家。Freakonomics,還做了第二期,訪問了一萬個小時理論,outliers 的作者 Malcolm Gladwell,也是個很有趣的訪問

以下是我的讀書筆記和想法整理在這裡,這本書的中文書名翻得很有趣,因為整本書,最常提到的兩個字就是 deliberate practice, 刻意練習。Ericsson 認為,通往宇宙真理的唯一道路、通往大師、成為高手的大師,就只有這四個字, 刻意練習

We named this universal approach “deliberate practice.”

Read more...

聽說 google 在蓋長城?

wired 上這篇,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個jigsaw 的計畫,而且已經有好多個畢業生了。這個是 google 內部的一個研究。希望可以透過使用他們內部的工具,來達到網路的安全。無論是 conversation AI ,希望透過大數據學習,可以讓這些鍵盤俠、網路魔人,減少網路上的霸凌和辱罵。譬如,我打 “Fxxk you”,等字眼,就可以過濾出來。在經過學習和權重的調整,就可以減少網路留言的攻擊。無論是 twitter, facebook, 和 youtube 上的留言,現在或多或少都已經再開始使用這個功能了。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就會進入一個富而好禮且和諧的社會。

Jigsaw 不止有這個計畫,還有 password alert(chrome 插件讓你避免在釣魚網站輸入 google 帳號)、uproxy(像 VPN 一樣可以在好友間傳送資訊),還有提供新聞業者的”Project Shield”,讓他們可以以避開煩人的 DDoS 攻擊。聽起來真的很不錯。從此地球就可以過著幸福和平和的日子了。好讓人安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