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3):來往洪濤裡

Reading time ~1 minute

作者: 陳璿丞

Jantar Mantar,一個城市內的天文台,擺放著許多測量時間的儀器,裡頭奇技淫巧,似乎認為,透過不同的測量方式,就可以把時間留住,就可以讓時間不再流逝。在一個完全不守時,而把時間視為無物的國度裡,居然有如此大量測量時間的儀器!

我感到錯愕,一方面是這些儀器的精準;無意責備印度,或許,每個地方都有其特殊的文化和限制,而「不守時」這個觀點,純粹也只是個人的時間度量和這裡起了衝突,整個旅程之中,這樣的衝突來自火車誤點、來自公車誤點、來自各種交通工具和其時刻表的不相同。印度人也習以為常,他們習慣火車的時刻表是用來參考的。或許他們想守時,但是真的在移動的路程上,常常有一些突發的事件。直到我要離去印度時,我才對這個時間上的認知感釋懷。我知道公路上有許多牛車在行走,所以公車會誤點;我知道常有牛死在鐵軌上,必須清除才來繼續行駛。這些公車鐵路的駕駛者也是很認真地在負責他們的工作。

 

一個印度工程師這樣地跟我解釋著:「雖然誤點,但每一台車都會發出、也都會抵達,他們不是故意的。」久而久之也習慣他們的時間觀,也慢慢地可以用「印度時間」來面對這一切。在地圖上,不同的不是只有時區上的改變而已;對於每一分每一秒,大家都有不同的見解和想法。

 

對著這些儀器想:現在有手表、有手機、有各種方式告訴我們現在幾點鐘,而在古代呢?這裡像是說明了,為了獲取一點點時間的正確性,所有嘗試過的努力。擺設的儀器,大大小小,功能變異多。有觀天象、看星星,測黃道,計算時間。像是無所不用其極,硬是要天上的星體臣服於人間,要破解太陽所設下的時間密碼,把這些轉碼成固體,在人們觸手可及之地。

穿梭在這些測量時間的迷陣裡頭,想起波赫士寫的一則短篇小說,是說有個人,在行刑前,子彈從某個上校的槍飛出,到射入死刑犯心臟的這段其間,死刑犯像上帝祈禱,他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完,可以去把這些事情做完再死嗎?上帝答應他,他的靈魂飛了出去 ,去找了等候他的女友,他們之間做了很多事情,而完成之後,他又回到行刑的現場,子彈貫穿,死了。走在這些時間機器裡頭,逼得人們去直視這些時間、去直視這些光陰。究竟一秒是很長還是很久,究竟一年是很長還是很久?短篇小說裡的這個人,用一秒完成了一年,而莊生曉夢迷蝴蝶,究竟哪一個「我」才是真的、哪一個時空裡的「我」才是真我?莊生不知道,波赫士筆下的死刑犯也不知道;更何況這些時間測量的機器也不知道啊。下午的陽光異常詭異,投射在儀器之後產生的陰影也讓人覺得恐怖,古人是不是也是這樣看待他們的?憑什麼這樣可以知道現在幾點?太神奇;為什還可以測量到幾點幾分呢?看著地上的陰影發呆著,是什麼決定時間的流逝,是什麼在告訴我們,我們老了?機會流走了?當初建設這個時間迷宮的人,是想要測量出什麼呢?

 

就像是在奇幻的世界、科技王國的後花園,或者是另一種異次元,他們用來測量的方式截然不同。他們有自己的時間單位、有自己的星星、有自己的恆星。在小小的圓盤上,你只要低頭,彷彿就可以看到某種天啟;循著斜塔的指示,往天上一看,就會讀出每個人自身今後的命運;而太陽穿過形成的日影,倒映在遠方的月亮宮殿,像是符咒鎮壓惡魔,守護著這個國家永垂不朽。仍然這些測量時間本身的工具,仍然敵不過時間,在歲月的洪流裡,仍然敗仗下來,只能成為觀光景點,失去了自身的存在價值。

28小時的2018 ruby&elixir conf TW

## 一直講話這次上台北僅有短短的28個小時,除了7小時睡覺之外,其他的時間要不是在和其他人聊天,不然就是聽其他人演講、聊天。我還記得三年前第一次參加的時候,一點都不敢和其他人講話,害不得找個地洞。這一次是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滑手機,要把握機會和不同的人聊天。這次有來自菲律賓、...… Continue reading

Elm的學習資源

Published on December 18,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