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饗宴

最近看到一篇有趣的小品論文。是寫阿德勒和佛洛伊德分別在巴黎期間的故事[1]。除了可以看出兩個人的出生背景,還有一般生活小事上的不同。也反著回去推估因做人處事的不同,即使在同一個交錯的時代裡,所呈現出來不同的學說、甚至後來學派的演變也有所不同。這篇文章是由兩個作者所寫。是個有趣的歷史小品文。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讀原文。在此,我就加一點點的想像力,來說說,巴黎對兩人之間有什麼樣的差異? 巴黎,當時的大都會。所有的文人、所有的科技、所有學術的重心的大城市。在兩次歐戰之前的巴黎,是個可以產生新想法、可以和更多人聯結、和更多人一同合作的城市。如果沒有來巴黎,就太可惜了。沒有來巴黎,就意味著,你並不想要征服這個世界。對年輕的佛洛伊德來說,即將要結婚的他,寫信告訴未婚妻在唯美的巴黎旅行著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就像一百多年後的我們,巴黎,浪漫之都;是許多人旅行的首選。

佛洛伊德的巴黎

Read more...

Headspace

今天騎車上班的途中,聽了一場很精采的 NPR TED Radio hour,今天聽的主題是Headspace 。我覺吸引人,很專心地聽了一整個小時。裡面有五個整理過的,關於心理健康的議題。如果有興趣,可以一聽。不過今天會拿出來講的,是這個人:Andrew Solomen ,前陣子他的書《背離親緣》 有在台灣上市。不過關於這本書又是另一個故事。今天會提到他是想要說一些事情。關於憂鬱症的故事。Andrew 不僅僅是同性戀,而且還有閱讀障礙、還有之前十多年前得過憂鬱症。我很喜歡他在 ted talk 上說自己病發的故事。你不會覺得他好可憐喔,怎麼這樣。他說這些故事也不是為了要讓你覺得他好可憐,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曾經發作過數次,終於開始願意吃藥、開始做好幾次的心理治療。終於走出來的故事。在裡頭,沒有什麼批判醫學、沒有批判自己的故事。在講台上,他講得很平舖直敘,但就是很吸引人。

我找到了電台中提到他早年的書:the noonday demon,早年有中譯本《正午惡魔》,現已絕版。好想讀讀他的文字。他是怎麼透個文字來描寫這個疾病的。

生命中最糟糕的時刻(Worst moment in our life)

Read more...

那天和同事聊天,聊到一些工作和成功的關係。他的大意是這樣,我們很努力沒有錯,與此同時也有很多人也都很努力,那誰會成功呢?只有那前面百分之五的那群人,那群人就是運氣比我們好一點點、再好一點點,累積下來就是前面的人了。這句話,我不知道怎麼反駁,但這個問題也困擾著我很久。恰好最近有一本書。書名就叫做《success and luck》 by Robert H. Frank,好幾個朋友們都在討論這本書,我花了一天的時間把它看完了。

這是個勝者全能的時代

Read more...

別再訂新年新計畫了

2017 年又要到了耶。生活周遭又開始有許多什麼年曆啊,還有坊間也開始出現各種筆記術,如何做好新年新計畫。還有網路上大家紛紛許願。 好像誰的新年新計畫下的越宏偉高大,來年就會過得越好 ,但實際上是大概都是「頭燒燒,尾冷冷」,大概跨年許一次、除夕在許一次,過元宵節就什麼都忘了。你下定多少次決心要減肥?要戒菸、要讀多少書、要交到男/女朋友、要學一門新的語言、要寫文章。請問,完成了幾項?一年又一年,每一次的沒有完成,你都替自己找藉口,不是工作太忙啊,不然就是這不是我真心想要的、我還有更好的事情要做。

既然是這樣,那幹麼訂新年新計畫?浪費時間、浪費人生。 還不如去廟拜拜許願就好

而且每一次的沒有達成,都讓自己心情更加不好、更讓自己沒有信心。那幹麼訂呢?不如就好好過日子,一天過一天,日子也過得相安無事。

Read more...

機器人怎樣才算變成人?

Westworld

最近 HBO 的一部新影集《Westworld》 很紅。網路上都有很多人討論。或許是因為最近 Deepmind 打敗了人類的圍棋界高手,好像一下子,我們就要活在機器人的世界了。這部影集和去年的Ex Machina 有異曲同工之妙。這部片的編劇也是我很喜歡的作家 Michael Crichton,是醫學院畢業不當醫生,也是侏羅紀公園的作者。只可惜 2008 年去逝後,就少看到他的作品。不過很開心,還是有機會看到他的遺作。至少在 HBO 改編之下,探究了很多很深刻的問題。

Read more...

集中營裡的精神科醫師

Viktor Frankl 是當時有進入集中營,並且幸運活著回來的精神科醫師。他在進去之前,就開始構思他的 logotherapy ,意義療法。也是後來存在治療的先行者。在入營的第一天,他的手稿當然被沒收,找也找不回來來了。不過他提到他當天就穿上其他「隊友」的衣服,裡頭剛好有一張書頁,可以讓他速記些什麼。

他把整個過程,寫了這一本小小的書,中文譯名是《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在裡面,生存是唯一要考量的事情。而死亡就在他們的前方,甚至,當生死成為了 機率 ,一切都是由其他人決定。除了自己的身軀,其他的外在都要被遺除,沒有任何的可能性。這樣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只有每天的痛苦。戰爭什麼時候結束?有人會來救你嗎?沒有人知道。他把自身的經驗和觀察,覺得在集中營的生活可以分成三個部分。

Read more...

尋找完整的自己

去年的電影《Iniside out》(譯腦筋急轉彎),裡頭的小女孩,和自己的五個情緒。去年看完這部電影時,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但怎麼樣也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意見,於是就先放了下來。最近又有機會重新省視自己。我在這裡,用些阿德勒和完形治療的觀點,來說說這個電影,還有這電影裡頭,可以有什麼帶著走的。

完整?什麼是完整?

我看了一下 ptt 上大多數人看完這部電影的一些想法,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寫說:我似乎不再那麼討厭我自己的「憂憂」。無論是誰,無論你有什麼樣子的情緒,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一個部分。完整的你,就是如何讓自己可以更完整地去包容無論哪一個部分的你。那都是你。阿德勒會說:一個人是不可以分割的;而完形也強調使情緒得已圓滿。都強調 holism (整體論)。

Riley 的 core memory 有聯接到不同的小島,有朋友島、曲棍球島、誠實島、家庭島、搗蛋島。這些島嶼加起來,就是 Riley 的人格。單看任何一個都不是 Riley,而一個完整的 Riley 就是這些完整的島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