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未來

Reading time ~1 minute

作者: 陳璿丞

前天值班的時候,讀了三本書很有感受力。 一是司馬遼太郎台灣紀行;顏世鴻醫師的青島東路三號;楊威理寫雙鄉記,葉盛吉的故事。

顏世鴻、葉盛吉都是台大醫科的學長;也是和我阿公同的年代的人。楊威理是葉盛吉在日本高中的同學。他們三個在大學的時候,選擇相信共產党,其中兩個被當成共諜,在白色恐怖時期,一個死刑,一個被關了十多年;而楊威理,在雙鄉記的後頭,寫了他幸運離開台灣,去了中國,但又經歷文革,寫得很淡,但我相信在中國也過得不好。

葉盛吉27歲就死了,沒看過剛出生的小孩。他的小孩大概就是我老爸的年紀;雙鄉記成書時,已是成大的教授了。他兒子為了想要看懂他爸留下來的信、日記,去日本留學了十年。

從上次選舉過後,我身邊的朋友們都很沮喪。但我發現這樣的沮喪感,也不是們這一代才開始;原來已經是長達100年了。100年來,這個島嶼的人,其實找不到自己的身份認同。雙鄉記裡的葉盛吉,在日本讀高中時,會講台語,但不講;只說日文,後來讀了大學,才又開始學華語;書中流露出一種:我是台灣人,不想輸給日本人,但後來認同日本,又後來覺得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思想上,因為中學德文老師反猶,思想右傾;而後讀了很多共產主義的書籍,而右左傾。他選擇可以改變故鄉、改變世界。在台灣紀行裡,司馬遼太郎說,是一個想太多的人,複雜而不單純。再讀了顏世鴻醫師的青島東路三號,你就會發現,那個年代的知識份子,怎麼可能單純?

越是想要瞭解自己的什麼人,越是不得其門而入。台灣人的悲劇就是說不出來自己是什麼人。100年來,一開始以為自己是日本人;結果又被灌輸是中國人,到了最近想當中國了想很多了,又被灌輸自己是台灣人,要站起來啊;但是發現跟本沒有台灣人,只有住在台灣的人而已。

原來我自認為讀了很多書、讀了古今中外的歷史哲學,就可以瞭解這一切,可以想出個所以然來。可以寫寫東西,改變個什麼。但是讀了越多、越是無力、覺得這世界更是兇險。台灣共產党台大醫科分部,你猜當時有多少人?三個。一個死了,一個關了十多年,一個沒仔細讀怎麼樣。就只是開個讀書會而已。不用審理;過了七十多年,終於可以平反了,結果社會上的氛圍是,那又怎樣?要和解共生啊,過去就算了,不要製造仇恨,好好過日子就好。

好好過日子就好……

一個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人,要怎麼好好過日子

我的困惑就像是當年的顏世鴻、葉盛吉一樣,但有不需要因為我的困惑,想要追求真理,而讓我自身受苦;或是讓我的家人受苦。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可能因為這自白而有什麼,那這篇完全是我個人的困惑,和我的家人無關。他們讀了很多書、想了很多,但是卻想不出個什麼。那個年代,資訊不發達,英文也要別人翻譯,現在書籍取得更容易,還有英文, social media等等,或許,我的好處是,困惑了少點,但迷惘多了什麼。

未來嗎?我覺得就像是司馬遼太郎說的,單純點,傻傻地過日子就好;大方向要怎麼走不是我們決定的。而當不當得了台灣人,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要站著把錢給掙了,這事只會在電影裡出現。現在的台灣人,站著,沒錢;跪著,有飯吃就好。對於接下來的日子,能大聲說,我是台灣人喔,這件事也不抱任何希望了。中國人、日本人、台灣人、美國人,又如何?因為七八十年後,沒有人管你是誰。葉盛吉是誰?顏世鴻是誰?很重要嗎?白色恐怖不會啊,死一些人而已啊。

寫給醫師們的人工智慧懶人包

## 前言坊間有很多書,都介紹人工智慧在醫療上的用途,在各大醫院,都被拿來當作是願景,或是用來和媒體宣傳。或是在各大醫學會,都會安排幾場關於“人工智慧與醫療”等相關的主題。我覺得很好,有人關心這件事。但除了關心,就沒有在下一步了。如果真的有心要做,不只有安排演講。今年3月初...… Continue reading